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回到C城,段天边第一件事就是去买了台新手机,顺便在营业厅补办了原来的号码。哦,用的还是临时身份证。
    当时被那个龟孙司机打晕绑架,行李箱和包包不知道被扔到了哪个旮旯里,证件什么的都没了。如果傅子琛没过来接她,别说是回C城,她连打车去机场的钱都掏不出来。
    先前在医院里因为时间紧,很多电话消息都没来得及回,段天边一路低着头回复过去。
    其他还好,就是警局那边,当初她只请了一周的年假,现在无缘无故旷工四天,老刘几个都快把她的微信电话打爆了。
    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段天边头疼地把脑袋往车窗上撞了下。
    “怎么了?”
    正在开车的傅子琛听到后座的动静,立刻抬眼去看后视镜,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说,“马上就到了,我家不远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段天边隐约觉得车速变快了。
    她把手机收起来,也不回消息了,决定等明天去了警局再说,“没事,你家里不是还有朋友在,不用先和他打个招呼吗?”
    因为门钥匙都放在行李箱里,段天边就算想回家也没办法开门。
    倒是松了口气。
    她实在有点累,暂时不想看到和十七有关的东西,甚至觉得这几天干脆都在外面住酒店算了,反正卡里的钱够她用,没想到最后不同意的反而是一路上没怎么开过口的傅子琛。
    但他也不拦着,皱眉说了句“不安全”后连句劝都没有,开车把人送到酒店,等段天边开了房,转头就在她隔壁默默开了一间,让段天边有什么事喊他,大有要在酒店里跟她当邻居的意思。
    最后还是段天边敲开房间门,问能不能去他家里暂住两天。
    不然怎么办,真让他跟着自己住酒店、吃外卖啊?
    好吧,其实她上车就后悔了,但傅子琛看上去好像真的很开心,又抿着唇不笑,顶着那张清风霁月般矜贵的脸,时不时转头看她,一副怀疑是骗人但又怕她反悔的样子,段天边也就没好意思说还是想去住酒店。
    “不用,他今天不在。”
    傅子琛打着方向盘进了小区的地下停车场后才放松下来,解开安全带,起身要去给段天边开门,但段天边自己先一步出来了。
    左右看看,抱着一堆在酒店里买好的洗漱用品,不确定地问傅子琛,“这个小区我好像来过。”她好像来这里蹲过点??
    傅子琛点头,“宁岸也住这。”
    啊,林月月谈的那个男朋友。
    段天边想起来了,两年前她和林月月误以为宁岸包了小情人,被榨得一天到晚精神不济,雄赳赳气昂昂跑来这里抓奸,结果小情人没抓到,逮到四个通宵搓了几天麻将的赌鬼。
    “住你家的朋友不会是宁岸吧?”
    “不是,他在另一栋。”傅子琛接过手里的一堆东西,拉着她手腕不让乱跑,领人往电梯口走,“往这边,我们家住六栋十二楼。”
    他们停车的位置距离电梯口还有段路,等进了电梯,段天边才觑他一眼问,“你到底在高兴什么啊,都笑一路了。”
    傅子琛去看电梯反光镜,才发现自己的唇角是翘起来的,她不说傅子琛都没发觉自己笑了,努力抿了抿唇,但完全没用,连眼角也捎着笑,只好懊恼地偏开脸不看,此地无银叁百两地否认,“没有笑。”
    段天边站在那里摸摸鼻尖,又看看摄像头,电梯里太小太安静,傅子琛身上那股冷凝的檀香似有似无地飘过来,害得她手脚都开始觉得别扭。
    他家大门是密码锁,傅子琛两手都提着东西,报了密码,站在旁边低头看段天边一个一个地摁。
    这时候傅子琛还在想,他们好像刚买完菜一起回家的新婚小夫妻。
    结果门刚打开,一颗白色炮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扑到了傅子琛的脸上。
    段天边:???!!!
    什么东西!?
    段天边满头问号地看着那只抬着肉垫爪子,暴躁地往傅子琛脑袋上拍拍拍的眼熟小白猫,迟疑地喊,“……小白?”
    这是她经常在小区里喂的那只流浪猫对吧?
    她看了下尾巴尖,没错,尾巴尖是黑的,应该就是那只喜欢吃炸小鱼又很会撒娇的猫,怎么会在这??
    傅子琛顿了两秒才把猫从脸上捞下来,和养了十几天越发蹬鼻子上脸的小公猫对视一眼,又抬头去看懒懒散散趴在沙发上冲他抛媚眼的沉深,“死相,还知道回家啊!”
    傅子琛深吸一口气,抱着猫转头对满脸状况外的段天边道:“算了,还是出去住吧。”
    段天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