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见傅子琛神色冷峭,连人带猫真的要走,沉深赶紧站起来,“诶诶,不闹了我不闹了,别生气啊哥!!”
    他冲过去拦人,眯着眼睛露出一口白牙笑,贱兮兮地讨饶,“真生气了啊,不是故意的,这不是司机还没来吗,谁知道你回来得这么快。”
    说完又去看站在旁边,身上还披着傅子琛外套的段天边——
    本来段天边离开医院后就买了新的运动服换上,但后来从酒店出来时天色太晚,夜风又大又冷,她当时光顾着回消息,也没听到傅子琛说什么,等上了车才发现又把人衣服穿身上了。
    “哦~怪不得他生气,好不容易把漂亮妹妹带回家,我当电灯泡了噢。”
    傅子琛拧眉,“好好说话。”
    “好好好!”
    他笑眯眯的,明明长了拽里拽气的脸,眼神却透露出老父亲般的慈爱欣慰,看得段天边莫名其妙,也不好问,还是清了清嗓子笑道:“你好,你是傅子琛的朋友吧,我叫段天边,叫我小段就好,因为我家出了点事,这两天会这里暂住。”
    “你好你好,我叫沉深,金桔树女神,久仰大名!”
    他热情地要跟一头雾水的段天边握手,直接被傅子琛不客气地一巴掌驳回了,还当着面跟段天边说,“脑子进水了,不用理他。”
    沉深也不生气,低头看了眼嗡嗡直响的手机,笑道:“唉,差不多得走了,小傅总不送送我?”
    叁人一猫站在门口聊半天,连鞋都没换。
    傅子琛把怀里挣扎的猫托付给段天边,“你随便坐,屋里的东西都能用,我马上就回来。”还加上一句,“好不好?”
    声音低低的,仿佛只要段天边摇头,他就肯定不去送了。
    沉深在后头笑得像个呆b,冲段天边做了个“说不好”的口型,巴不得看傅子琛的热闹,好像让傅子琛送他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段天边无语凝噎,当然不会傻到坑自己,点点头就抱着猫进去了。
    门关上,傅子琛也没送人下楼的意思,沉深靠在电梯边,从盒子里抽出根烟用火机点了,带着点笑问,“这是终于追到了?她那个男朋友呢,分了啊?”
    “是前男友。”傅子琛强调完对方现在一文不值的身份,才回答前一个问题,“还没追到。”
    沉深吸了口烟,不过肺,白色的雾气又从他嘴里吐出来,“那就是快了呗,这么多年都等了,还在乎后面几个月啊?提前恭喜你。”
    傅子琛想到段天边在坐车离开A市时的表情,又有点不开心了,沉默几秒绕开这个话题,问沉深,“你呢。”
    “我?”
    沉深自嘲地笑笑,“我和你又不一样,没兴趣也等不了那么多年,人不稀罕我就算了,回去找个女人订婚,也算为我老爹的公司做出点贡献。”
    他还要说什么,傅子琛放在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拿出来看见屏幕上傅首长叁个字,沉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立马说司机到了要下楼。
    傅子琛:“……也没那么可怕吧?”
    沉深翻了个白眼,“你问宁岸怕不怕,千万别和你爸说我之前在你家混吃等死的事,我可不想再被傅叔当成他手下的兵训。”
    高中时他和宁岸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混,好事坏事什么都干,说句不好听的那就是不给点教训长大后必会成为社会的蛀虫,那时候傅子琛在国外,他们仨还没什么交集,是被家里的长辈托关系扔到当时还不是首长的傅首长手底下,被训了两个月,简直是肉体上精神上都脱了一层皮。
    反正那之后,他和宁岸听到傅子琛他爹的名字腿就打哆嗦,重回校园的时候,沉深从没觉得自己对这片土地爱得那么深沉!
    ……
    等跟傅老同志通完电话,时间都过去快半个小时,傅子琛这才猛地想起自己先前说的“马上回来”,顿时有些慌了。
    虽然从头到尾他都在门口站着,但作为一个合格的追求者,怎么能把自己说出口的承诺忘掉。还没开始就要被扣掉印象分了。
    傅子琛羞愧又忐忑,打开门,发现客厅里安安静静的,玄关摆着的鞋也不见了。
    他站在那里有一瞬间的愣怔,整颗心没由来地高高提起来,几乎要以为刚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可在看到沙发边露出的一小撮头发后,那颗心又很慢很慢地放下来。
    段天边抱着小白,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头发比原先长了一点,松松软软地贴在清减的脸颊上,大概是客厅的灯太亮,刺得她有些不舒服,睫毛随着呼吸不安地颤动。右手边是个靠枕,她就这样靠在上面一边等傅子琛,一边忍不住睡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