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警局里堆积的事情很多,要解释处理的事情也很多。早晨那一刻的轻松快乐仿佛只是虚幻,无数只手要将她拉扯回现实。
    段天边不太记得这一天是怎么过去的,只记得待在重案组的时间比她先前想的要久得多,问话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董青换成了另一个严肃陌生的警官。
    她认了很多照片,说了很多名字,复述了一些不太想回忆第二遍的事情。
    绑架她的那些人其实并没有露出太多马脚,哪怕她差点丢了命,段天边也只是见过几个人的脸,还都早已在那个冷风呼啸的狭小房间里变成了尸体。
    但她昨晚收到了一封来自A市的邮件。
    段天边不太愿意去想给她发邮件的人是谁,又是用怎样的表情把这些资料毫无保留地发给她。只是当那名警官询问毒贩绑架她的目的是什么,又是谁把她从毒贩手里救出来时,段天边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了惶惑与痛苦。
    在来到警局之前,段天边反反复复无法想通的是,如果十七真的想打算将这些全部公之于众,那为什么要通过她的手来转交。明明可以只告诉她毒枭的信息,为什么非要把他自己也牵扯进去。
    直到中年警官提出质疑,段天边才意识到自己始终都没有提及造成这场荒谬绑架案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
    段天边有些绝望地想,或许十七就是为了等这一刻。
    说与不说对案件的调查并没有太大影响,她大可以用更荒谬,但却是事实的失忆作为理由。
    但此时此刻,这个选择仿佛变成了一面能照出人心底最真实想法的镜子,它要让段天边亲口承认那句夸大其词的、“也没有那么爱”的谎言,要逼段天边主动成为以爱为名包庇的共犯。
    这是一个为她设下的陷阱。
    察觉到段天边的异样,董青皱了皱眉,表情有些担忧地问她还好吗,又轻声重复了一遍中年警官的问题。
    段天边回过神,过了两秒,听见自己说不记得了。
    从重案组出来后,天色已经很晚了,落日的余晖洒在不远处的街道上,金灿灿的一片,让段天边生出想要立刻去到那片温暖区域的冲动,但因为董青还在,段天边便只是朝那个方向多看了几眼。
    紧绷了一天,董青自己也有些受不了,揉了揉眉心下意识想要去摸烟,又想到段天边往常最讨厌烟味,半路收回手,烦躁地抹了把脸,“上次在丰色谷你提到那个泰国女人时,我就觉得不对劲,猜到和我们以前查的是同一批人,但我没想到他们会对你下手。”
    他语气里有不明显的愧疚,“是我太大意了。”
    “没事。”段天边摇头,“和你没关系。”
    董青往后捋了两把额前的头发,看向她,“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吗?我可以帮你和上头说明一下情况,你这段时间还是小心点为好。”
    “还嫌我假放得不够久啊,”段天边摆了下手,“不用了,到时候也不好和组员们解释。”她拒绝了董青要护送她回家的提议,一个人往那片被残留夕阳映照得昏黄温柔的街道上走去。
    她怕再晚些,太阳就下山了。
    走到一半又停了下来。
    先前她从警局门口的角度望过去只能看见空寂干燥的马路,等快要走到那片余晖下,段天边才看见拐角处的墙边,靠着一个抱着猫猫晒夕阳的冷脸帅哥。
    巧的是,这位帅哥今天早上还和她一起共进了早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