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今夜没有风,段天边靠在窗边有些走神地想。
    是个难得天朗气清,月明星稀的夜晚,如果这时候把头探到窗外,说不定真的能看见银河。
    但因为傅子琛还在执着于把那幅拼图往墙上挂,明明喝了酒,脸颊红红的,动作也略显迟滞笨拙,眼神却始终很专注,努力得让段天边都不忍心告诉他,他挂的那片地方压根就没有无痕钉。
    最后还是段天边过去帮忙,一起挂回去了。
    她站在傅子琛旁边,隔着玻璃画框摸了摸拼图上其中一个宇航员,傅子琛突然说,“这个是我。”
    段天边翘了翘唇角,“哦。”说完又摸了摸那个宇航员圆圆的头。
    傅子琛转头看她,没什么情绪地问,“为什么摸我?”
    她回答得不假思索,“因为你可爱。”
    傅子琛呆了下,脸更红了,偏过头去看拼图,过了两秒又转头,“可爱就能摸吗?”
    段天边觉得傅子琛是真的醉了,转头回头的样子,就跟小朋友上课提问一定要举手一样,规规矩矩的。
    她一边忍笑,一边理直气壮地点头道:“对啊,可爱就能摸。”
    傅子琛没什么表情地看了她几秒。
    刚开始段天边以为他想说什么,特意倾身朝他那边靠了靠,但傅子琛却在她侧过脸来的一瞬间,猝不及防地低头,“啵”的一声重重亲了下她的嘴巴。
    段天边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果断地亲上来,都愣住了,僵在那里动也没动。
    而傅子琛快速亲完那一下后,退开一点,垂着眼居高临下地和她对视,漂亮的喉结在段天边的视线里清晰地攒了攒,好像现在才想起来询问,“那可以亲吗?”
    段天边抿了下被磕得有点痛的唇角,没有说话。
    傅子琛轻轻拽了拽她的手腕,然后低下头,比看上去要更凶一点地重新吻了上来。
    其实单看傅子琛的脸,并不像会主动追求或者攻击很强的类型,他更像是常年住在城堡里寡言少语的年轻王子,又或者是生长在淡水湖边的紫色鸢尾花,矜贵、美丽,却并不让人感到高高在上,触不可及。
    他努力拼图想给段天边看的样子,亲完又退开一点观察她有没有生气的样子,像是真的很喜欢,也很需要段天边这个人,让她无法遏制地感到触动与心软。
    这不能怪她,段天边在心底为自己辩驳。
    世界上没有人会忍心拒绝这样的傅子琛。她只是全人类中最普通的一员。
    吮吻发出来的水声让人脸热,大概是感觉到段天边并没有逃开的意思,傅子琛用身体禁锢她的动作不再那么明显,吻却没有因为她的妥协变得温和,他手掌扶着段天边的后脑勺,带着点力道嘬着她柔软的下唇,呼吸交缠,舌头同她紧紧贴合勾搅在一处,尝到一点他们方才喝的葡萄酒的果香。
    段天边感觉自己也要醉了,她被迫仰着头,脖子和嘴巴又酸又麻,这个漫长的湿吻却像是没有尽头。
    他们接吻的地点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墙边换到了椅子上,她整个人坐在傅子琛怀里,下巴被扣住,侧着脸半张开嘴,任由对方舔舐吮吻,被亲得几乎有些神志不清。
    直到窗边突然传来“咚”的一声,段天边才惊醒回神,想偏头躲开傅子琛的吻,结果舌头被他含在嘴里重重唆着,收都收不回来,只好口齿不清地用力推他的胸口,“等等……唔猫……”
    傅子琛过了会儿才不情不愿地放开她,又亲了下她的嘴,低声问,“怎么了啊。”
    段天边有些清醒了,想先从他身上下来,傅子琛抱着她不让,两只胳膊圈着她的腰,不愿她起身。
    段天边:“……你先让我起来。”
    先前她开了窗,客厅的阳台距离主卧不到一米,小白跳进来时不小心碰到桌上的水杯,刚才那声就是水杯砸在地上发出来的,而罪魁祸首正懒洋洋地在床上一边舔着爪子,一边盯着他们看。
    她后知后觉地感到羞赧,非要起身,傅子琛只好松开手,冷着脸看向趴在床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白。
    好,这个月的鱼干都没了。
    段天边先去把水杯从地上捡起来,不锈钢材质的,很结实,但她还是360度无死角地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磕坏后放回到桌面,又走到窗边看了看,虽然十一月底的天气不会有什么蚊虫,但她还是执着地把纱窗拉上了,然后这里捣鼓一下,那里捣鼓一下,全程背对着傅子琛,就是不回头。
    过了两分钟,段天边听见身后的傅子琛问,“你后悔了吗?”
    段天边一听他这种语气就心软了,最后还是转过来,看向因为她的反应而感到失落的傅子琛,不太自在的解释,“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嘴巴还是肿的,舌根酸疼,下巴因为接吻时被捏久了,指印都没消,看上去莫名情色,傅子琛脸也红红的,就这么一直盯着她看。
    段天边犹豫了一下,走到傅子琛身边,摸了摸他滚烫的脸,“你喝醉的话,第二天还会记得刚才的事吗?”
    傅子琛的视线从下巴移到她的眼睛,慢吞吞道:“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