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段天边以前不知道人在喝醉之后,眼神会变得这么诚实,不用猜都能看出他脑子里此时此刻在想什么。
    简直让人难以招架。
    段天边被他盯得忍不住偏开视线,收回手,轻咳一声道:“那可以暂时忘记今晚的事吗?”
    “为什么?”傅子琛回忆了一下刚才的吻,重新看向她的唇,完全没领会她的良苦用心,“我不想忘。”
    非但不想忘,他还很主动地低头凑过去嗅她,又去勾她刚才贴在自己脸上的手,一根根插进她指缝里,说出的话也变得越发直白,“想在床上抱着你亲,可以吗?”
    “……”看来是真醉了,都开始耍流氓了。
    没有等到回答,傅子琛有些不高兴,把她拽到怀里紧紧抱着,低头咬了下她的鼻尖,又亲了下她的嘴,装作很凶地威胁道:“说可以。”
    段天边再硬的心都要被他给亲软了,救命,这要怎么拒绝啊?
    被黏得完全没办法,她有点想笑又有点无奈地往后仰了仰头,不让他继续贴着自己,“你先放开我,放开我再说好不好?”
    傅子琛假装没听见,很谨慎地用胳膊锁着她的腰不让跑,往床的方向缓慢移动。
    “再不放手我打人了。”
    还不放。
    段天边:“我数到叁,再不放我明天就不住这了,叁——”
    好,立马松开了。
    离宽阔的床只剩下一小步的距离,傅子琛垂着眼睫站在床沿边,唇角微微往下,盯着自己的床生闷气。
    两个人的手还牵在一块,十指紧扣,段天边这回也没逼着他松开,轻轻晃了下他,好笑道:“怎么喝醉了不但黏人,连道理都不讲了,我总不能一直住在你家吧,有什么好生气的?”
    傅子琛侧过脸去,不看她了。
    “不说啊,不说算了,正好我也困了,你好好休息,今晚我去书房睡吧。”她说完就甩了下胳膊,一副爱说不说,马上要去睡觉的模样。
    傅子琛连忙攥紧她的手,竟然转过头瞪了她一眼!
    简直委屈又恼怒。
    段天边笑了下,眼底映着柔亮的清辉,没有挣脱被握得几乎有些疼痛的手,拇指安慰似的轻轻地蹭他的虎口,用一种很容易让傅子琛受到蛊惑的语气轻声道:“你是笨蛋吗,不会找我要新的生日礼物啊,随便给你的东西都留这么久,给你垃圾你也要啊?”
    傅子琛不满意地皱眉,反驳她,“可拼图和金桔树都不是垃圾。”
    段天边愣了下。
    昨天她过得浑浑噩噩,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沉深喊的那句金桔树女神是什么意思,直到现在才茫茫然想起来,那好像是傅子琛过二十岁生日前,自己在路边花五十块买了两盆小金桔。
    她这个人没什么耐性,也不懂怎么养盆栽,偶尔想起来才会去浇一次水,但打理这种花草真的太难了,她压根养不活,更别说让它们结果了。成功养死了一棵后,为了不让自己继续残害树苗,她把另一棵还在努力求生的盆栽包装了一下,转头就送给傅子琛当了贺礼。
    向来养什么死什么的段天边感到迷茫,“都六七年了,盆栽原来能活这么久吗?”
    她看着哪怕喝醉酒,模样也很乖的傅子琛,抿了抿唇低声嘟囔道:“笨不笨啊。”
    傅子琛听到了,以为自己又做错什么,有些丧气把头靠在她肩上。
    他的脸贴在段天边的颈侧蹭了蹭,蹭得段天边心头发软,忍不住摸了把他黑软的头发,轻声道,“又快到冬至了,你有什么想要的生日礼物吗?”
    傅子琛从她颈窝里抬头,脸上泛着喝多了的红晕,眉目愈发显得清俊深挺,“想要什么都可以吗。”
    还真有想要的礼物啊。
    段天边把刚才弄乱的头发轻轻给他拨回来,应声道:“对,除了不能给你摘天上的星星,要什么我都想办法买下来送你。”
    他闻言好像并没有很开心,脑袋又重新靠回段天边颈窝里。
    过了会儿闷闷地说,“想要你爱我。”
    无论是爱神还是恶魔都实现不了傅子琛的愿望,在这个被奇形怪状的陨石和各种星球生命充斥着的宇宙里,唯独只有段天边可以。
    段天边看着墙上的拼图沉默了几秒,忽然捏了捏他握得有些出汗也不愿松开的掌心,低声问道:“要亲吗?”
    傅子琛抬头看她。
    “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亲,去床上。”她看着傅子琛发亮的眼睛,以及已经往床边靠过去的腿,忍不住笑了下,“不急,先答应我一件事。”
    傅子琛人已经坐在床上了,牵着她的手,用眼神催促她。
    段天边弯下腰,主动亲了他的脸,“今晚不论发生什么,明天早上都全部忘记好吗?”
    这是段天边第二次说让他忘记了。
    傅子琛觉得被亲的感觉非常非常好,心跳都控制不住地加速,保持着仰头的姿势问,“为什么。”
    段天边刚开始没有回答,掌心贴着他的脸,等到傅子琛忍不住拽了拽她,主动咬上来时,那句有些伤人的答案也被吞没在急切的、充满欲望的吻里。
    *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